顾慈

抖S星人

【太中】Black Wedding(末日帝国)

ABO+复婚梗,全文R18,长篇连载,HE。

一个末日ABO背景下离婚又复婚的故事,军装制服诱惑,丧尸与病毒,间谍与战争,中途有虐身虐心与世界三观崩坏。AO揣球,注意避雷。

有大量番茄汁和工口擦边球,文风冷硬,阅读请谨慎。

↑确定以上没问题,那么我们开始。

 

 

【-preface-】浴火重生

 

紧闭的房门,苍白的天花板,一张奢华的欧式红木床。

瘦小的身体蜷缩在锦被之下,白到透明的皮肤泛着一层病态的红润。信息素的气息如同汹涌澎湃的浪潮,夹杂着淡淡的铁锈味,甜蜜却也罪恶,无端地诱人发狂。

橘红色的发丝被汗水黏在鬓角,衬得那双碧蓝色的眼眸愈发明亮。青年的眼尾染着一层莹润的绯红,大滴大滴生理性的眼泪顺着他的眼角向下流淌着,衬着这张精致的面庞,竟有一丝令人产生暴虐之欲的脆弱美。

可他眼眸中的神色,偏偏又坚定得可怕。

青年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难以承受的痛苦,他的身体无助地痉挛着,喘息声也越来越沉重,这样压抑的苦难却渐渐在浓郁的信息素味儿中化为了一把燎原的火。

“唔……”一声变了调的呻吟滑出了唇角,青年连忙咬住下唇,倔强地不让自己的脆弱暴露在空气之中。

他艰难地爬向床头,从枕头之下拔出了一把锋利的军刀。

昏暗的灯光之下,那层被汗水染湿的被子顺着他的肩头滑落下去,露出了一具光滑湿润的胴体。赤身裸体的青年握着那把救命的军刀,微微垂下了眸子,似乎是在犹豫,又似乎是在给自己规划未来。

长而浓密的睫毛在他的眼眶下方投下两轮扇子似的阴影,遮住了他泪水之下的双眸,让人看不清神色。

青年随意地把玩着掌心里的军刀,银亮的冷光在他的指间打着圆弧形的转儿。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抬起了握刀的手,将那柄吹毛断发的刀比在了自己的脖颈上,鲜血立刻顺着细长的割痕流淌下来。

疼痛感让青年终于找回了一丝清明,之前让他差点崩溃的情欲终于散去了三四分,就连一直止不住向外流水的下体也因为疼痛而停止了哭泣。青年有些嫌恶地瞥了一眼这具属于omega的身躯,用另一只手将插入体内的替代物拔了出来,缓缓闭上了双眼。

手腕微动,鲜血迸射。

一滩带着血的肉被整齐地剜了出来,啪嗒一声掉落在床上,染红了那层繁复华美的床单。

青年的双唇微微发白,生理性的眼泪夺眶而出,泪流不止。

他笑了,他却冷冷地望着那块被挖出来的肉块笑了。

“家族的复兴,何必依赖别人呢。”

这个挖掉了自己腺体的omega骄傲恣肆地旋转着手里的军刀,仿佛它是世间最有趣的玩具。鲜血顺着刀刃流淌都他的指缝里,可他浑然不在意。

“——真正的希望,不是别人,是我啊!”

中原中也站起身来,就像一只从枯骨里爬出来的凤凰。纱帐顺着他的头顶、肩膀、脊背向下滑去,就像浴火重生的凤凰抖落了它旧时的羽翼。

那顶象征着皇家护卫军前任首领身份的军帽被他庄重地戴在了自己头上,镜中的青年笑了笑,中原中也也跟着笑了笑,碧蓝色的眼眸里写满了戏谑与高傲之意。

中原中也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将手指上的鲜血搽在了自己毫无血色的嘴唇上。病弱的面颊染着艳丽的颜色,竟是比毒品还要妩媚诱人。

“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Intro: 

Black Wedding(末日帝国)

灵感来源于Juha ArvidHelminen的同名摄影作品。

Written by顾慈

Warnig: R18,番茄汁,工口,战争,末日,丧尸,病毒,机械,崩坏,ABO,AO揣球,年龄操作,军装制服。

立志做一本优秀的狗血八点档厕所读物。

 

 

【-chapter.1-】小试牛刀

 

闹得满城风雨的政治联姻退婚事件终于落下了帷幕。那名落魄贵族之家被退婚的omega长子用了一种极为偏激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一个挖掉了自己腺体的omega,不说生理上的缺陷,光是这火爆的性格,就无法讨好任何一个alpha的心。那个倔强的omega就这样堵死了自己所有的退路,用惊人的魄力与行动力震慑了所有关注这件事的政客、军人、商人以及各路围观群众。

随即,这名出人意表的omega报考了那所以严谨残酷而著名的皇家理工学院,似乎有投身军政事业的打算。

这下子,原本秉持着观望态度的众人纷纷变得不怀好意起来。

一个自我阉割了的omega,居然试图染指帝国的军政?

 

中原中也将一件纯黑的军装制服披在肩头,大步流星地在校园的林荫下行走。他的脖子上缠着数层厚厚的绷带,脸色看起来还有些病气与苍白,可眼神却像苍鹰一般锐利。

这名刚刚年满十八岁的omega青年推开了那扇象征着帝国教育部、军部与工信部权力下属机构的大门,走进了皇家理工学院的教务处办公室。

身为中原家族的长子,中原中也比起普通人来说,确实多了许多特权。他开门见山地对教务处的教师表达了自己渴望入学的观点。

坐在黑色皮质沙发上的教师温柔地微笑着。“帝国确实没有禁止omega入学的法律,可是我校这样半军校性质的地方,恐怕你们omega的身体素质受不了。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校该怎么向你的父亲交待?”

“更何况,我校不可能在入学考试上给你放水。”这名微笑着的长者收敛了笑容,眼眸中迸射着审视的寒意。

体形瘦小的青年大马金刀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他双手交叠于胸前,头上戴着他父亲旧时的军帽,浑身散发着不逊于alpha的气场。

“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会成功通过入学考试,成为贵校的一员。”中原中也微笑着站起身来,“我这次来,只是希望拿到一张入学考试申请表。这点要求,您不会拒绝吧?”

如春花般明丽的笑容带着omega的柔和,却又不乏刚柔并济的意味。这是一个极其富有魅力的年轻人,张扬却不跋扈,就像一把刚刚出鞘的军刀,只要稍经打磨,便无人再敢撄其锋芒。

“自然,我们期待着你成功的那一天。”

不管对方的话语里有多少真情假意,中原中也在接过那张申请表之后,终于露出了数日以来的第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

“那么,谢谢您了。”

 

来自四面八方的嘲讽与诋毁络绎不绝地传进中原中也的耳朵里,可他浑然不在乎,只是把自己关进了家族的训练场里。

老中原先生有些担心地走进了那座庞大的地下训练场,皱着眉头,拍了拍长子的肩膀。

“中也,你不必为那个太宰家的孩子伤害自己,就算你嫁不出去,我们也可以养你一辈子,让你衣食无忧,快乐平安。”

中原中也放下了手中的狙击枪,抬头仰望着自己身材高大的父亲,一名退役的老将军。他微微张开双唇,嗫嚅了许久,这才轻声说道:“我并不是因为那个素未谋面的alpha而自残,父亲,不用担心我。我只是找到了自己真正应该走下去的路,这也是复兴我们家族的唯一办法。”

老中原先生脸上的担忧却愈发沉重了。“中也,你不用考虑别的事情,我们只希望你和你的弟弟能活得幸福。至于我和你的母亲没有生出一个挑大梁的alpha,这是我们的过错,之前安排你嫁给太宰家的独子,也是我们思虑不周……”

中原中也打断了他的话语,用手指指向了百米开外的移动靶。“父亲,您看那里。”

这个身高刚刚齐父亲胸口高的年轻人再度扛起了那把沉重的狙击枪,半眯着眼睛,瞄准了那个以每秒三米的速度移动着的靶子。

“嘭”地一声,粉尘喷薄,猛烈的后坐力让青年娇小的身躯向后退去了两三步。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他的下巴流淌下来,在硝烟中划出一道晶莹的光芒。

老中原先生这才发现儿子手里的这把狙击枪,是那把以火力与威力而闻名的猎隼M77。猎隼M77的因为杀气过重、沉闷笨重、难以驾驭而被帝国军队从常用军火器械之中除名,只有那些技艺高超的赏金猎人才会选择配备一把这样危险可怕的武器。

而现在,这个大病初愈的孩子正把玩着这款凶器。

他的脸颊上流露着自信与天真的笑意,看上去就像一个正在编织花环的天使。“父亲,您看,我射中了九环。在入学考试之前,我一定能成功正中红心。”

经验丰富老道的中原先生沉默了。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并没有说假话。这个身为omega的孩子似乎完完整整地遗传了他年轻时的性格与能力,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个孩子有着可怕的天赋,甚至拥有比大多数alpha还要敏锐的军事与战斗才能。

假以时日,这个孩子一定会成为不逊于任何一个alpha的家族掌门人,而不必依赖于政治联姻这种方式来获得立足之地。

老中原先生终于获得了一丝后继有人的欣慰与满足,可当他的视线瞟到自己儿子缠着绷带的脖颈时,却又再度被苦涩与自责淹没了。

“中也,不管怎样,你终究是一个omega,你这么做会毁掉自己一生的幸福。”

“我不打算结婚,父亲。您放心吧,做出这样的选择,我不会后悔。”中原中也笑着把狙击枪挂在了兵器架上,用湿巾仔仔细细地擦拭着自己的十根手指。

“我倒是想看看那个太宰家的独子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年轻的男人站在千军万马之前,漆黑的眸子里波澜不惊。他裸露在军装之外的皮肤上缠绕着层层绷带,就连额头上也缠绕着些许,将右眼遮盖在绷带之下。军帽的帽檐在他的脸颊上投射下一小方阴影,让人愈发难以揣测他的心思。

“收兵。”男人冷冷地下达着命令。

晚风将他的披风微微卷起,马蹄达达地踏在土地上,扬起层层黄沙。

日薄西山,血色残阳,万马奔腾。领头的男人抽打着马鞭,猛烈的气流将他肩头的披风吹得猎猎作响。

这位年轻的上校在战胜了敌国的突击队之后,鸣金收兵,带领着他的军队向首都回程。然而此时的他却没有意料到,等待着他的究竟是怎样一场闹剧。

 

 

Postscript:感谢阅读,后文还在努力。喜欢的话不妨给个小红心,笔者会非常高兴非常鸡血的。


评论(53)
热度(427)

© 顾慈 | Powered by LOFTER